蜜景网 首页 出境游 查看内容

德国式睡眠 | 朗乐福德国式睡眠文化游记(二)

2017-9-7 20:09| 发布者: 蜜景网| 查看: 74| 评论: 0|来自: 蜜景网
摘要: 再没有什么比柔软的大床和转换时差中疲惫的人儿更相配的了。经过一夜安稳的睡眠,大家的精神重振,在简单的用过早餐之后,驱车前往今天的第一站——巴黎歌剧院。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海明威

898931280155261013.jpg

   再没有什么比柔软的大床和转换时差中疲惫的人儿更相配的了。经过一夜安稳的睡眠,大家的精神重振,在简单的用过早餐之后,驱车前往今天的第一站——巴黎歌剧院。

巴黎歌剧院

659883617854291892.jpg

   行程第二日的法国,天气有点阴。到达巴黎歌剧院,时间尚早,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和留学生在剧院外等待开放。等待令对歌剧院的参观更多了几分期许,然而剧院外的我们未曾预想到,等待我们的,将会是倾注了怎样设计热情的建筑“杰作”,以及它即将要带给我们的震撼和冲击。

  进入剧院后,灯光昏暗了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座女性造型的婀娜烛台,他们分立在进入剧院的楼梯入口两端。在楼梯的栏杆上,大理石栏杆光滑发亮,据说那是被簇拥着来观赏戏剧的贵族小姐们的裙摆磨的。

392427516242152930.jpg

860139816227577958.jpg

   经由剧院舞台包厢的后端进入。当舞台映入眼帘时,大家都被眼前所见的一幕震撼。观众厅顶部中央悬挂一个重达6吨的分枝吊灯。吊灯周围的是由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克?夏卡尔在1964年绘制的作品,为剧院舞台,增加了许多梦幻色彩。

652899071017050863.jpg

   如果巴黎歌剧院的舞台无法让你倾心,那么剧院的休息大厅也许会让你震撼。装潢极致豪华的休息厅,金色的厅顶、四壁和廊柱布满了巴洛克式的雕塑、挂灯和绘画,怪不得有人将这里比作“塞满了金银珠宝的宝箱”,说这儿豪华得像是一个首饰盒。

  在观赏完这座令人难忘的大剧院后,我们逐渐了解到,大剧院的设计师是加尼叶,他一生追求完美,不计个人名利。为使剧院极致奢华,聘用了13位画家、73位雕塑家、14位装饰艺术家,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装饰团队。为寻找各种名贵的装饰材料,跑遍了欧洲,即使价格昂贵,分文不赚,也在所不惜。正因为建筑师不顾一切压力和阻力的精神,将自己对艺术和风格的执着全部倾注在这件作品里,于是才有了这座向歌剧艺术致敬的神坛——巴黎歌剧院。

凡尔赛宫

  如果对巴黎歌剧院的金色辉煌的休息厅一见钟情,那么你应该来凡尔赛宫。这座由路易十四下令建造,位于巴黎西南18公里的凡尔赛宫,如今已成为欧洲最宏大、最豪华的皇宫。其中的镜厅是凡尔赛宫最出名的大厅,由敞廊改建而成。长73米,高12.3米,宽10.5米,一面是面向花园的17扇巨大落地玻璃窗,另一面是由483块镜子组成的巨大镜面。镜廊拱形天花板上勒勃兰的巨幅油画,挥洒淋漓,气势横溢,展现了一幅幅风起云涌的历史画面。

598012094153349283.jpg

   最令我们感到与众不同的是,作为法国在位时间最长、且下令建造凡尔赛宫的路易十四国王。在拥有自己日常寝室的同时,还拥有另一间“国王套房”。

  在套房内的正中央,摆放着金红织锦大床和绣花天篷,围以镀金护栏,天花板上是名为《法兰西守护国王安睡》的巨大浮雕。与日常的寝室不同,路易十四国王的这间高贵奢华的套房,不是供国王休息的场所,而是凡尔赛宫的政治活动中心,国王每日在这里举行起床礼、早朝觐、晚朝觐和问安仪式。

  原来在400年前的法国,寝室与床,不仅仅可以是一个供国王个人休息的隐秘场所,更可以是一个处理政务,向世人展示国王风姿风貌的最佳场所。

237575248364117582.jpg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张“不简单”的床

圣心大教堂

187436781500291625.jpg

   来到巴黎,赏过塞纳河的灵动,左岸的风韵,埃菲尔铁塔的浪漫。感受巴黎别样的清新和艺术气息,不应该错过的,还有蒙马特高地上的圣心大教堂。

  来时已接近傍晚。有近百年历史的圣心大教堂,屹立在蒙马特高地的至高点,更是巴黎的最高点。这座天主教圣殿风格独特,教堂建筑为罗马风格,圆顶则为拜占庭风格,建筑周身由白色的石灰岩筑成,在夜色中,显得圣洁雄伟,巴黎人也亲切地称它为“白教堂”。

DSC_0248.jpg

   在圣心大教堂所在的蒙马特高地上,除了圣心大教堂,还有风景秀丽的蜿蜒小径,有画家聚集的小丘广场,还有写满爱情的爱之墙。这是一个和谐包容了宗教、艺术、香艳和爱情的地方。

566370389779428318.jpg

   德国朗乐福第二届德国式睡眠文化之旅,巴黎部分就要告一段落了。“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二〇一七年的初秋,虽然在巴黎待了短短两日,睡过法式饱满松软的床,恍惚觉得这就是“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而我们的这场私人盛宴,更像一次长长的流水席,慢慢品尝,必将在日后回味无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6-2018  Ling Yun Song Inc.  技术支持: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 16017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