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景网 首页 原创 查看内容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2018-11-2 17:58| 发布者: 蜜景网| 查看: 88| 评论: 0|来自: 蜜景网
摘要: 一起空难事故将印尼狮航推上了风口浪尖。10月29日上午,狮航JT-610航班从雅加达飞往邦加槟港,失联不久后被证实坠毁。紧接着,狮航安全性堪忧、事故频发、曾遭欧盟禁飞等“黑料”便铺天盖地。

蜜景网2018年11月2日讯 一起空难事故将印尼狮航推上了风口浪尖。10月29日上午,狮航JT-610航班从雅加达飞往邦加槟港,失联不久后被证实坠毁。紧接着,狮航安全性堪忧、事故频发、曾遭欧盟禁飞等“黑料”便铺天盖地。

该架飞机的动力系统或升力部件可能存在问题

据了解,该型客机波音737 MAX 8为单通道客机,这是最新、最先进的客机之一,载客量为210人左右。737 MAX 8主要是在过去737家族基础上提升了它的燃油经济性,包括乘坐舒适性和维修便捷性,并不是一款新飞机,而是一款老飞机的升级。

《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表示飞机从起飞之后到十几分钟后失去联系,它的高度提升速度似乎都很慢,它最高达到了5000英尺,也就是1600到1700米,按道理说飞机在起飞十几分钟以后,它的高度要达到一个比这个更高的水平。再加上执飞JT-610航班的飞行员和副飞行员经验丰富,分别有6000和5000个飞行小时,而且天气似乎不是一个因素。因此王亚男认为飞机的动力系统或者升力部件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除此之外,不排除还有其他可能的出现。

廉航的出现

上世纪90年代初,廉价航空的概念最早在美国出现,随后迅速拓展至全球。在选乘飞机时,许多旅客只希望能够快速安全地抵达目的地,并不需要昂贵的附加服务。廉价航空恰恰迎合了这一需要,凭借成本低廉,从大型航空公司、铁路运输等手中夺走了大量客源。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显示,美国廉航占全行业的约46%份额。

回看东南亚地区的廉价航空,在近10年来,迅速蓬勃发展,效率非常高,成本控制非常到位。东南亚廉航在国际航线、地区航线申请开通速度非常快,飞机可以做到25分钟迅速转场,飞机利用率极高,很少有大面积流控的情况,东南亚廉航以超低票价大举进入相对空白的中国廉航市场,惠及周边中国的旅游爱好者,甚至飞东南亚好几程机票比国内单程未含税机票还要低,使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航空客运市场异常活跃还带动了整个地区的经济快速发展。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狮航疯狂扩张的20年

印尼最大的狮航(Lion Air)成立于1999年,2000年开始正式运营。该公司由鲁斯迪·基拉纳和古斯南·基拉纳兄弟创建,是印尼的第一家“廉价航空”。初期,兄弟俩靠着租来的一架波音737-200在雅加达-巴厘岛之间往返,其低廉的价格不仅适应还不富裕的印尼人民的需求,也非常适应到巴厘岛的背包客。

兄弟俩利用赚来的钱,陆续又租赁了一些旧飞机,包括5架俄制雅克42、2架麦道82和两架空客A310,稍后又开始租赁波音737-300和737-400飞机。2003年,兄弟二人注册Wings Air开展支线航线的营运,使Wings Air发展成为了现在印尼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

2012年,狮航为了与亚航竞争,在马来西亚注册了分公司,取“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名字的前半部,组合成单词“Malindo”作为名称,并且将公司定位于“全服务航空”,提供免费餐食和行李额。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2013年,狮航在泰国注册分公司,定位于廉价航空,与亚洲航空死拼泰国市场。同年,狮航集团在国内成立了巴迪航空(Batik Air)。与Malindo一样,巴迪航空定位于“全服务”,与国有的嘉鲁达争夺市场。

2015年狮航集团机队规模已使其成为亚洲最大低成本航空集团,此外狮航集团还有五百余架飞机订单,是印尼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占印尼航空市场约45%的份额。

印尼是一个人口大国,有2.64亿人口,在中、印、美之后排名全球第四。同时它也是一个面积巨大的群岛国家,18000多个岛屿组成了总面积19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人多,岛屿多,因此印尼拥有将近200座机场。

在战略规划上,狮航也很令人佩服。狮航是波音737-900ER型飞机的启动用户,也是民航史上第一个敢于这么做的发展中国家。狮航购买飞机时从来都是“大订单”,2013年曾抛出一个240亿美元购买234架空客飞机的订单,这个订单超过了它自己的“224亿美元买230架飞机”的订单,再次打破了民航史上的订单金额记录。大型订单的折扣会比较多,但全世界都不知道狮航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多钱。大家都在说:“狮子疯了!”

普通的“全服务航空公司”开办廉价航空分公司的例子有很多。但从全球范围内,从“廉价”再做回“全服务”的,好象只有狮航一家。良好的管理、高速的经济,以及美丽的巴厘岛,是狮航成功不可或缺的三大因素。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廉价航空应不应该为事故“背锅”

作为印度尼西亚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也是东南亚著名的廉价航空,在安全事故面前,狮航的意外让廉价航空“躺枪”了。就连连续9年获得“世界最佳低成本航空”殊荣的亚航也被挖了黑历史,2014年末在爪哇海坠毁的事件再度翻出。不少人下意识将安全性的缺失指向了廉价,认为低成本造就的廉价为人命安全埋下了隐患。但当年的亚航事故最终调查结果却是“飞行控制系统故障和机组人员后续操作失当共同导致飞机失控并坠机”。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廉价航空不仅不应该为事故“背锅”,相反廉价航空的安全性可能相对更高。一般来说,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廉航公司实际上更偏向于较新的飞机。虽然开始时投入高,但运行成本却较旧飞机更低。据了解,超过10年机龄的飞机其维修成本就会大大提升。根据波音747飞机定检维修费用的数据,在整个飞机运营期间,A检几乎不受飞机机龄的影响,C检和D检成本随着机龄的增加逐步增加,增长率约为4.5%,且D检略高。

而廉价航空真正的法宝在于“薄利多销”。一般来说,廉价航空会采取提高利用率的方式降低成本,例如廉航一天大约直飞12个小时,而非廉航则为10个小时。路线也多以中短程为主,这样操作的目的则是为了减少飞机停留时间,增加起降次数以多开班次载更多旅客并节省机场停靠费用。此外,廉航一般都会取消头等舱,改为全经济舱的布局,并且会减少机上的公共活动区域以增加座位数,因此空间狭窄也成了廉航的刻板印象。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成本较量

狮航创始人鲁斯迪·基拉纳曾经透露,狮航在印尼运营的航班每可用座公里成本为4美分,比传统航空公司的9美分要低得多。之所以有这样的数据,是因为狮航并未引入第三方,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公司内部完成的。

据了解,狮航集团在巴淡机场建立了占地61英亩的维修设备基地,还自行购买零配件、发动机和模拟机。基拉那曾表示:“我们自力更生。刚开始买这些东西的一两年可能比较困难,但最后你会发现这样做更加经济实惠。”今年3月,印尼狮航集团CEO Edward Sirait还表示,2018年公司客运量预计将增长11%。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进击的狮航已经将战书下到了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亚航的老家。早在2012年9月,印尼狮航就在马来西亚成立了廉航子公司马印航空,为了与亚航一较高下。亚航是马来西亚航空客运市场的主导者,2017年,在客运量方面,亚航占据了马来西亚最大的份额,其中国内市场占比56.3%,国际市场占比27.6%。

廉航在中国未来的发展势在必然

随着我国天空开放和机票价格管理体制逐步放开,国内民航低成本航空市场将逐步完善与成熟,低成本航空公司机队规模和航线网络将逐步壮大和完善。 2016-2021年中国廉价航空行业市场供需前景预测深度研究报告预测:到2030年,我国低成本航空市场份额将达到20%-30%;将保持年均12%高速增长,低成本航空市场年运输人次达到3亿人次。未来低成本航空公司的“低票价,高正点率,快捷便利的空中巴士”的市场运作必惠及更多百姓市民。

第一:我国拥有13亿人口,具有庞大的潜在需求旅客,但是目前民航的载运量远远低于铁路和公路,很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票价太高。在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还不算高,航空旅行对这当一部分人而言,尚属奢侈消费,所以高成本导致的高票价把广大的潜在的消费群体拒之门外,如果能够把部分的消费者从其他的交通运输方式转移到廉价航空上去,这对中国民航的发展将起到积极的意义。

第二: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突破1.3亿人次、消费1152.9亿美元,保持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地位。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中国游客的目的地方面,东南亚、日韩等近程旅游目的地仍是游客的主要选择,在这些短途航线上,廉价航空大有可为。因此,亚航、澳洲捷星、新加坡虎航,甚至菲律宾的廉航公司都对中国出境游市场虎视眈眈。

今年10月28日起,海南航空旗下的天津航空就开始实行除尊享经济舱外,其他经济舱旅客将不再享受免费餐食,4 折(包含 4 折)以下机票托运将收费。

取消免费飞机餐食和免费托运,天津航空不是第一家,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取消增值服务未来会不会成为趋势?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表示:从市场消费的需求看,短途航线的乘客可能更愿意追求低廉的价格,长途航线的乘客可能更看重服务。对于以短途航线为主的航空公司来说,取消免费餐食等增值服务将能降低成本,以更低的票价拉动航班上座率,能给企业带来盈利的同时还能降低消费者的飞行成本。 

从本质来看,飞机餐食、行李托运等不仅仅是一种增值服务,还改变了空中服务的模式,现在的航空公司不仅面临着高铁的竞争,也面临着同行的竞争, 因此取消增值服务降低票价,不仅是未来航空业的趋势更推动中国民航服务的精细化发展。


狮航坠机背后,廉价=不安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6-2018  Ling Yun Song Inc.  技术支持: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 16017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