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景网 首页 酒店 查看内容

MBI行业观察 | 挂“体验”的金招牌,学OYO下沉,爱彼迎们会不会迎来大崛起时代?

2019-6-20 10:06| 发布者: 蜜景网| 查看: 122| 评论: 0|来自: 迈点网
摘要: 在短短11年时间里,民宿短租平台Airbnb就从默默无闻的小初创企业成长为估值达310亿美元的新兴科技巨头。与此同时,国内的途家、小猪短租、榛果等短租平台也日渐火热。

  在短短11年时间里,民宿短租平台Airbnb就从默默无闻的小初创企业成长为估值达310亿美元的新兴科技巨头。与此同时,国内的途家、小猪短租、榛果等短租平台也日渐火热。原本被视为“不统一、无标准”的分散短租,在乡村旅游兴起、属地文化体验被重视、银发族与90后旅游人数增加之后,会不会迎来大崛起时代?

  初现苗头 年订单超4倍 季度订单涨3倍

  原本的民宿短租行业已经走过10年有余,但仍然算不上成熟。最基本的问题是,行业无法给“民宿短租”一个足够准确的定义,将其区别于民宿、旅馆和酒店,这意味着它无法给客户留下清晰的差异化“品类”印象。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清晰的品类,近年来的经营数据令人惊讶。

  途家公布数据,其2018年订单量是2017年的近4倍,在线房源超过140万套,国内房源100万套;2018年途家交易量占据了全行业成交量的一半以上。

  爱彼迎也在4月份对外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数据中,一季度国内业务近3倍增长,2019年中国内地房源数超40万,2019年1-2月爱彼迎iOS和安卓的中国月活用户量已超过其他中国本土民宿平台。

  美团旗下民宿预订平台榛果民宿在今年Q1在线民宿预订平台订单量猛增十倍,以1019%的同比增长,杀入行业前三。

  若将2012年算做国内民宿行业的发展元年,至今我国民宿行业已经过了七年的发展期。所以当行业竞争将走入下半场,各大平台继续流量争夺的同时,用户流量、房源、场景将成为新的竞争焦点。

  在笔者看来,能否在新一轮的竞争中抓住竞争焦点——房源,将决定民宿短租平台面临的是“凛冬将至”或“盛夏在即”。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严格的海外入场规定,搞定!

  一年前,日本出台了严格的短租管理规定,要求房东必须进行注册,并设定了截止日期。2018年6月,尚未注册的房东被要求提前两周取消房源预订。日经新闻当时报道称,房源数量下降了近80%,只剩下13800个,使Airbnb在当地的房源缩水了近8成。

  经过一年的修整, 6月11日,Airbnb公开表示其在日本的民宿房源数量重新大幅回升。目前,该公司在日本市场上有5万个房源,另有2.3万个酒店和传统客栈房源。相比之下,在去年6月日本新短租规定出台刚生效时,其房源数量为6万个。

  与此同时,短租业务合法化为日本大型公司进入短租市场打开了大门,软银集团、便利店运营商全家便利店、电子产品零售商Bic Camera和全日空航空公司都已经成为Airbnb在日本当地的合作伙伴。

  因此,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Nathan Blecharczyk在东京接受采访时欣喜地表示::“这表明我们甚至可以在这种环境中实现增长。Airbnb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生存下去。”严格的海外市场生存战,看似已经完成了阶段性的胜利。

  贴上“体验”这块金招牌

  一项由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Clever房产公司展开的调查发现, Clever发现,54%的房东表示会考虑通过Airbnb或类似的度假短租应用把房子出租出去,82%的房东认为Airbnb能帮他们利用自己的房子赚钱。

  为什么短租类平台能帮助房东赚钱,难道仅仅是因为将房源租赁出去吗?其实不是的,而是暗藏在房源之后的在地文化生活体验。

  2018年,Airbnb发布了一项在长城的“奇屋一夜”活动,选自全球的幸运房客们将会住进长城烽火台中带有中式淡淡禅意、别具设计风格的卧室,并置身于全方位绵延不绝的古长城景致中。尽管这一项目出于文物保护的原因,被取消掉了。但是这样一种夸张的形式,背后显示的是这类分散短租正在不断将在地文化体验的角色放大,而不仅仅是满足创立初期,为了更便宜的一张床。

  曾有一对夫妇,他们退休之后把房子卖了,开始了全球旅行,每到一个地方都住在短租平台上的房源,过去四年里他们在全球旅行,甚至写了一本书。无疑,这就是对在地文化体验的最好佐证。

  与此同时,不少短租平台通过其他的方式不断强化体验这一环节。

  今年,5月29日上线的斯维登民宿公寓别墅预订小程序中着重强调了其所具有的使用体验与功能。在首页并未突出原本的房源预订入口,而是按不同目的地分类展示了五条精选主题攻略,激发游客行前决策灵感。在总搜索页可见的是,每个房源都有五条针对房源特色的长信息描述展示,譬如“驾车距上海迪士尼景区仅5分钟”、“《前任2》拍摄取景地”、“上海首个全功能综合农庄”等类描述。

微信截图_20190620094318.png

  对此,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罗军表示,“酒店是功能型的,我们是要做体验型的。我也从来没想过能比得过酒店,我只有体验能比得过它,所以非酒店住宿产品,唯一的出路是做体验。”

  好的民宿其实代表一种旅居文化,是当地民俗和游客擦出火花的培养皿。任何一个房源都有自己的灵魂,城市民宿的特色更多取决于房东的个性,这就是挖掘民宿特色的方向。所以,在完成了前期短租平台“货”——房源的铺垫之后,用“体验”这块金招牌助力短租平台实现驱动升级,极有可能推动短租平台走向房源增长的下一个高潮。

  像OYO一样去下沉

  再来看短租房源背后的这群人,美团榛果民宿CEO冯威赫对榛果的房东画像,分了这样四类:一是玩票性质的小房东;二是全职房东,打理5-10套房源;三是创业小团队;四则是以注册公司的形式去经营房源。目前占比最高还是第一类,但是,据榛果数据来看,全职房东或者团队化房东房源占比在持续提升。

  此外,榛果APP增加的“品牌民宿”板块和“品牌民宿in计划”,对于一些连锁化的民宿品牌形象、倡导理念和具体房源有更全面集中的展示,起到一定程度的引流作用。

  机构房源的增加,成了现在不少短租平台努力的方向。此外,不断引入品牌房源的同时,一些平台也开始了自营房源,甚至酒店业也开始分食这块蛋糕。前不久,万豪推出自身的民宿短租服务Homes & Villas by Marriott International,并在美国、欧洲和拉丁美洲的100个城市上线2000个短租房源供旅客预订。

  尽管有行业观点认为,共享住宿走进下半场,各平台都有“做重”的趋势,甚至担忧是否会“过重”。但是,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民宿对住宿行业的渗透率仅为2%,同样的数据在美国是25%,民宿行业的发展未来5年仍有6-8倍的增长空间。而这一部分的房源填充自然不仅仅是通过小房东来实现,机构化的房源将会成为其中的主要力量。

  就像OYO所专注的二三线城市,在民宿房源的抢夺战里,二三线城市同样也是新的焦点。在冯威赫看来,相较一线城市的物业租金,三四线城市民宿的经营成本更低,且比当地同价位经济型连锁酒店更新潮、空间更大。而就需求空间来看,周围二线城市的观光客、本地人走亲访友都是可见的需求市场。

  据《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报告预测,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房客数将超过1亿人。与庞大的传统酒店住宿市场相比,共享住宿市场还颇显稚嫩,却也体现出市场空间。但是猛增的平台预订单、逐渐符合当地监管的产品、不断被擦亮的体验化金招牌,以及学习OYO下沉二三线的拓展。或许,等不及2020年,在今年年底,分散短租就会迎来属于自己的大崛起时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6-2018  Ling Yun Song Inc.  技术支持: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 16017815号